浅蓝鸢尾诗

偶尔堆积生活日常的大号

一切都发生在今天
妈呀开心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肝刀男从来没这么欧过hhhhhhhh

一晚上连续做两个噩梦……我也是很爽的🙃

浅蓝鸢尾诗_写东西的小号:



*小学生文笔
*因为是真的梦所以逻辑什么的都是狗屁,会做小改动使其有点逻辑……
*第一人称,因为上一条的原因有些部分可能不一样
*只记下还记得的部分,用稍微文学一点的方式描绘
*因为是三次元有关的梦,别人喊我都是真名,这里用以前圈名作为代替
*其实这个梦之前还做了一个梦,但是我本人严重ooc就不写了hhhh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在上初三最后一节课。是数学课,数学老师原模原样的上课方法。

然后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开始指着我的鼻子骂:“绫子,你上课又讲话!”

我一脸懵逼。

因为我几乎上课从来不讲话,而且刚才我也没有讲话。

然后我从来没喊出过的那句“我没有”终于被我喊出来了。

她就更加生气,继续骂我抵赖,用平时常说的什么“垃圾”啊“猪都不如”啊挨个骂了我一遍。

因为是老师,所以平时她骂我们我们都是忍着,没人说话。

她又让我做题,不过做梦我确实做不出,还好前座依然好心提醒我答案。

后来下课了,我在外公家吃饭。看着四面没有那个老师的踪影了,我啪的一声把碗砸在桌上就开始骂。

“cnm她以为她谁啊??!!老子下次要录下来,教育局举报她去!”

然后我有点反应过来这好像是最后一堂课来着。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很自由,好像明天没有中考。

接着我就回到了家,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上的课录像居然在电视上放,于是我赶紧用手机录起来。

好像没录完我就走了,也许是去买了东西,提着两大袋东西往回走,路上遇到了小时候就认识的同年级同学。

什么时候我的东西没了,我也没在意。其他班认识的人带我到他们那里去看他们班狂欢的情景,好几个班的同学带我用奇妙的穿越魔法(……)在楼层之间穿来穿去。

别的班级都很热闹,我就跟他们说,我回去看看。就跟他们道别。我走到楼梯附近,却发现楼道里很多人排着队在两个老师的带领下做着健美操,有以前很要好可是后来关系崩了的同学,还有住在一个小区的同班男同学——做健美操会很搞笑那种。

我好不容易从那个拥挤的楼道里出来,怎么跑都到不了教室。于是我又绕了很多路,找到了一个空楼道。冲下去时看到同班同学,正慢悠悠地走着,我喊他,他像是没听见一样消失了。从楼上又下来两个同学,是班里的嘲讽担当,而且跟我关系非常不好。

一个人手里拿着英语书,单词表里最后一个词变成了一个很搞笑的词,原词是什么我现在却想不起来。

他们也是,笑着没理我走了。

我急忙下楼梯,跑着跑着就醒了。

我最终还是没回到那个班级。

——————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补习班睡过头了hhhhhhh
感觉这个结局有点讽刺啊hhhhhhh

今天雨下得好大好大……
听说四川地震了 还好列表四川的都没事 祈福🙏🏻
江苏的从来没经历过地震的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受……x

黑童话一则

我估计 要是有人知道 我这个故事剧情怎么想出来的 得笑死吧【】
其实就是玩mc创造然后拿岩浆疯狂烧森林然后造了个空中小花园拿地狱岩点好火绕一圈远一点建个玻璃高台往里面塞满村民……然后就有这个脑洞了emmmmm……

浅蓝鸢尾诗_写东西的小号:

【这个黑童话只是脑子里有剧情了就写了,没有任何寓意。】


【半夜突发奇想的创作】




很久很久以前。


世界本来像是一个整体,国家与国家之间和平相处,各国边界贸易兴旺,人民生活富足。


直到有一天,天空劈下一个惊雷,大陆中央的唯一一块无主之地开始燃烧,逐渐地被熔岩覆盖,原本静谧的山林蔓延着诡异的黑烟,空中出现了一座谜之建筑。


从居住得近的农民开始,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国王们听到的是这样的消息——


大陆中央出现了一个无比邪恶的巫女,巫女用魔力建造了宛若城池一般的岩浆世界。那里的树全部异变了,树干里盛着熔浆,普通人根本无法触摸。巫女浮在空中的居所被地狱之火包围,那火就算是大雨倾盆也不会熄灭。她将胆敢靠近她,打扰到她的农夫变成了哑巴,在悬空的玻璃房里囚禁起来;如果囚禁的人一多,那么他们稍微动一动就有可能从高空坠落。哪怕掉下来也没有死,周围都是岩浆环绕,根本走不出去,只能做一堆饿死的白骨。


如果成功讨伐了这个女巫,那么我的国家就会变成世界上最有威望的国家了呀,国王们这么想。于是他们纷纷派自己的王子前往大陆中央去讨伐女巫。为了争夺这个成为霸主的机会,国家之间逐渐撕破了脸,战争蔓延了全世界,可是派去的王子们都再也没有回来,也许都战死了。但是没有一个国王放弃这个机会,仍然都在派遣自己王国的王子和勇士们前去讨伐。


有一个王子,在巫女占领大陆中心时只有十五岁,听说这件事便立下了讨伐女巫的目标。他到处拜师学艺,武功和法术都变得顶尖。三年过去了,仍然没有人干掉女巫。王子小时候的王子同伴们也有去讨伐而一去不复返的,但王子却坚持着他的目标。在成人礼后,他就告别了国王和王后,带上最好的武器装备出发。一路上经历了风霜雨雪,王子不断地成长着,变得更强了。


王子走了好久,终于抵达了大陆中央。他一眼就看到了被熔岩覆盖的山谷,装着身着破烂农夫衣裳的人的玻璃牢笼,和浮空的黑色高塔。王子先设法攀上了玻璃牢笼,打开牢门喊里面的人出来,那些眼神空洞的囚犯却置若罔闻,不为所动。会不会是语言不通呢,王子疑惑地想了想,总觉得很奇怪,只能先施展飞行魔法,向高塔飞去。


王子做好了作战准备,却安然无事地一下子就飞到了塔前。王子推开门,哪有什么邪恶的巫女,只有一个身穿新衣,容貌清秀的公主。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巫女的地盘吗?王子惊讶地问道。


不,其实我是公主,我被恶魔囚禁在这里,恶魔现在正好不在,因为这里几乎没人能靠近,所以他一出去很久才会回来,我们现在是安全的,公主说。


我是王子,我想救你出去。


你长途跋涉,休息一下吧。我现在是安全的。公主端来了茶水和点心让王子享用。


你一直被囚禁在这里,那么你的新衣和食物从哪里来呢,王子问。


恶魔扮成我的样子骗那些来人,那些人晕过去之后就把他们的衣服食物全部拿过来,公主淡淡地答了一句。


恶魔告诉你他这么做的吗?


不是。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恶魔呀。


可你不是公主吗?


我也是公主呀。


然后王子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候,嗓子再也发不出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记得了,王子穿着破烂衣服躺在玻璃牢笼里,眼神空洞地望着打开牢门说着什么的来人。


公主就是恶魔,恶魔就是巫女,巫女就是公主。一切都是公主所做,公主创造黑塔,让岩浆覆盖,骗走王子和勇士的衣物,再把他们变成没有记忆的哑巴关在玻璃牢笼里。三年来每天都有人前来讨伐,于是公主的衣装布料和食物从来没有缺过。公主也不是公主,公主不是哪个国王的女儿;她只是自己的公主,是恶魔的公主,是巫女的公主。


又骗晕一个王子之后,公主终于觉得无聊了,便将牢笼里剩余的人全部推入岩浆,扮成最后一个王子,离开了大陆中央。她来到了这个王子的国家,轻轻松松骗过所有人,杀了国王,夺了王位,用魔法把人民变成了傀儡。


这时候世界各地因为战争早已民不聊生,各国国力早就已经衰弱不堪,公主用相同的办法再占领几个国家之后,将它们合并在一起,组成了最强的力量,很快公主就统治了全世界。


公主看着全世界的傀儡,不久又觉得无聊了,便还了几个人的心智,让他们替她统治世界。


公主呢?


公主回到了浮空的黑塔里,躺在床上睡着了,很久很久没有醒过来。睡着睡着,岩浆消失了,牢笼消失了,地狱之火消失了,黑塔消失了,公主也消失了。


然后这个故事就结束了。



魔仙公安部 击鼓传文整理
不行了hhhh笑死我了


顺序1顾爷2双儿3兰子4阿雪5浅蓝6清猫

七月初的时候去日本玩了哦。
天空很漂亮。
我是不会说我在秋叶原氪了两万买周边的(不你
其他照片因为内存不够都删掉了emmmm……残念

对的我今天毕业了
说实话对于毕业我没有任何感触
只想赶紧结束了就好了
毕竟一个从一开始就不对的班级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实在是遇到了太多不想回忆的事情
衷心祝愿 高中有一个好的主心骨
对啦从今以后我就是高一了

和拼车兄弟们(误)和好基友时坝大佬一起吃自助餐(*´・v・)
毒什么的我就不放了⸜( ´ ꒳ ` )⸝

ただいま(碎碎念)

回来了回来了

啊怎么说呢考试算是过了进了前三十不用出学费了这非常开心很多人也祝福我非常感谢

当然这其中有一些欧气满满的故事如果有空的话我会在ELAPSE中提到这件事情吧……

总之接下来比较安定了

当然在这几个活着不如死的月份中许多事情都变了比如说我的长头发没有了(笑)

现在基本上就是半自由状态天天混日子

也发生了一些让我心里想法改变的事情

真的是阳光总在风雨后啦

之前那两个月真的是天天晚上背痛,有时还头痛胃痛,膝盖发酸,心里也确实没底,一开学到快考前基本上爆了两个月的痘痘,天天黑脸都能遮掉黑眼圈……

然后闲下来之后也不想干什么了偶尔心血来潮写点原创吧大概……

我在前面两个月积攒了不少脑洞,当然有的bug过多也就不再想了,包括我可能已经发过的……所以我弃坑基本就是发现了设定有了没法补的漏洞吧

哦还有个搞笑的事就是我认识了一位新兴哲学家麦瑟夫塞德(笑)!这个肯定要写在elapse里的我就不多说啦!!!

elapse的意思是消逝,其实就是我回忆初中三年写的杂谈的题目,因为有同学关注着所以我想说的有些可能没法说,所以elapse应该会换号发,当然也不是要给谁看,只是给自己留个念想,好放心地遗忘这段记忆罢了。

然后就突然想起泽野大神的So ist es immer了

We drink and we sing when our fighting is gone.

这段话大概挺适合形容我身边的人的???

然后联想到另一首The DOGS

Do you believe that we can just kill them all

Do you believe that we can conquer them

突然就有种感觉想起了我之前也算不上拼命的学习,想像中二少年一样大喊然后对付题目的时候的画面

啊大概是最近沉迷泽野大神的歌扯远了

突然没什么想说的就到这??

这个号可能以后只写些碎碎念??

因为有关注的人总是对我写的东西做些莫名其妙的评论让我感觉很奇怪??

反正也没人看嘛。

接近疯癫碎碎念

我觉得我快不行了 我快疯了 我现在感到一种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的绝望
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人生的意义了 求死的欲望从来没这么浓重过
感觉自己一枪毙命马上死掉撒手人寰什么都不管了就好啊无所谓了
我现在就是这样 突然有感觉地意识到自己要发疯了 但是我不知道原因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就好像铃羽的遗书中写满的失敗した失敗した失敗した失敗した一样字字句句充满绝望
我不知道现在这种还算过得去的生活模式有什么问题会让我这样绝望压抑到整天喘不上气眼睛睁大瞳孔缩小
不行了真的 我的笑脸要崩不住了
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心情变得无法控制了 也无法讲出干出好笑的事情引人发笑了 身体早就不受控制了 我觉得我正在走向自我毁灭
我想问一下……
你们后悔认识我了吗……
我大概快要是个……
走向失败的疯子了……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
在我还有理智的当下我还死不了……